<   2009年 08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电线杆

记得我刚刚踏进东京的时候,就看到好多好多的乌鸦,然后我的家门口外面的电线杆有好多好多乌鸦。我想说糟糕了,我是不是因该来日本?
徐若瑄(『中国語ジャーナル 2006年1月』)

在这个采访中,她也介绍台湾的俗话,
“如果你看到乌鸦就表示你要倒霉了,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还有采访人也说“很多中国人说日本的乌鸦比中国的乌鸦肥得多”。

我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好容易地记的汉语歌曲之一是周杰伦的《七里香》,
这首歌中他唱着“窗外的麻雀 在电线杆上多嘴”,
那时我才知道“电线杆”这个单词.
因为我很喜欢这首歌,还有”电线杆”跟日语”電柱”不一样,觉得有意思,
所以对我来说它是印象深的单词之一.
以后第二次看到它就是这次,在上边引用的采访中间。

在日本城市我们已经习惯了看到很多乌鸦,只有接触外国人的这么证词,我们才发现这个情况不是普遍,就是异常。
是大量消费社会繁荣的结果,还是日本东京这个城市的特点?
徐若瑄初次来日本是十五年左右之前的,
现在也在东京很多很肥的乌鸦依然惊讶来日本的中国人吗?
在台湾(?)的电线杆上,现在也多嘴的是麻雀吗?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29 17:08 | 杂记

专有名词

母亲给顾一红准备的早餐时时一杯牛奶,两个鸡蛋.
《天外之音》何玉茹

这是这篇小说的起头.
我想想,“给顾一红准备”是么意思?
然后我把”给顾””顾一红””顾红””给顾红”等这些单词用词典查,也查不到.
这却是当然,读下去才知道,因为”顾一红”是人名.
你呀,跟多多一个样,没囊没气,没心没肺阿!

这也是开头的一部分。
我又想想“跟多多一个样”是什么意思?.
我把”多多””多多一个样””跟多”等这些单词用词典查,还是查不到.
这却是当然, 读下去才知道,因为“多多”是一只京叭狗的名字.

日语名字后一般有助词,英语专名应该有大字,所以专名一看就明白,
可是中文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明的标记,我常常查词典也徒劳。
那么,中国人从文章中怎么看出专名呢?
还是他们也不时误会吗?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28 08:38 | 杂记

老公

最近网上聊天的时候,我初次看到这个单词了。
虽然我以为这是老板上司什么的,
但是从前后关系来看,就明白了它是丈夫的意思。

那么,日本有姓“奥”的人,说他的夫人的时候,
一般不由自主地说“奥さんの奥さん“,这个说法有些可笑的感觉。
这次我想知道的是,如果说姓公的人的丈夫的时候,
中国人说不说“老公的老公”,还有可笑的感觉有没有。
希望调查这件事。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21 23:25 | 单词

上床和上船

陈欣怡: ……我们两个就开开心心地在这个船上度过两天一夜,好不好?
古驰: 开不开心啊,要等上床才知道!
陈欣忆: 上床?
古驰: 呃,上……船,上船,轮船的船,哈哈,我啊,才不会跟你上床呢!

《命中注定我爱你》(『中国語ジャーナル2009年4月号』)

以前我跟原来的汉语老师说“昨天网上我跟一个中国人女孩儿聊天了”的时候,
她误会了我晚上在街道勾引她。
这么样,对日本人来说前鼻音和后鼻音的区别非常难,反而听说过对中国人来说它的差别非常明确,不管中国人说话多快多模糊,他们都说得清楚听得清楚。
可是看起来上列的例子,中国人也会混同它,由它会搞笑话。
却说,上边的台词,『中国語ジャーナル』上翻译这样:
陈欣怡: ベッド?
古驰: あ、ベ……ボートだよ。ボートボート。この客船のことさ。はは、そんな、まさか君とベッドだなんて。

“ベッド“和“ボート“的差别因该比“上床”和“上船”的差别更大,可是我觉得这个翻译可真是巧妙了。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18 07:20 | 杂记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汉语把难看的男人和美女比喻这样,是很容易理解的印象。
日语一般说“美女と野獣”,跟汉语的这个比起来印象很简朴。可它应该原来是法国的民间故事的名字,从古以来有的近似的表达会是“高嶺の花”,别的我想不起来。近年《電車男》也许是现代化的难看的男人和美女的故事,我喜欢这个语言因为它既单纯又印象丰富,但我已经很久没听它,可惜可能不会固定。
还有这次才知道日语的“(愛を)告白する”用汉语不是说“告白”而是说“表白”。“表白了过吗?”“表白了也白搭”看着这么交谈,看不太懂的汉语不熟悉的中国人的生活文化想法等也好像时刻亲近起来了。

《从前的单相思》晓苏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17 07:50 | 句子

演示

“其实我只是喜欢你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我的脑子顿时短路了。
事后,我想当时我怎么没有按日本电视剧演示的那样,低下头闭上眼睛,听一个盘子落地粉碎的声音。

《我爱小丸子》潘向黎

电视上的这么演示,当然在日本也非现实,滑稽,有时在喜剧漫画等中也被模仿。
可是在汉语小说中看到,有些别的感慨。
比如,日本电视剧看来在中国也一般的,
还有对中国人来说它也会很不自然,
这么演示不是全世界上普遍的而好像是日本典型。
看外语文章中最有意思的东西之一就是这样把自己文化的常识可以相对化的体验。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15 23:26 | 杂记

撞杉

“等等,你周末穿什么去?我们不要幢杉”
《我爱小丸子》潘向黎

我的词典里没有写,但很容易地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应该就是新词。
最近看的日语书《日语灭亡之时》上写“汉字有能表达概念的抽象性,还有无限的造词能力”,这个意见很有道理。

还有,这篇小说里也有“卡哇依”这个单词,我以为它是作者的造语,可网上检索出一百万件以上,很出乎意料。“かわいい”原来是“可爱”,所以不用特意创造出“卡哇依”这个单词吗?
但我考虑考虑,的确是“可愛い”和“カワイイ”语感会不一样,“可爱”不能正确地表达“カワイイ”的含义,所以还是应该要有别的一个单词啊。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14 06:30 | 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