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杂记( 12 )

微波炉

在英语会话电视节目中,有一个问题,“レンジでチンする”用英语怎么说。我以为”warm it with microwave oven”,不过正确答案就是”microwave it”。这听起来不是烹饪,而是仿佛科学实验什么的,感觉不太好吃。
那么中文怎么说呢?词典里没写,所以我用谷歌搜索搜索,找到两种说法,“用微波炉热(烤)东西”和“用微波炉微波东西”。如果我有去中国用微波炉的机会的话,我绝对会用前者啊。
[PR]
by linling707 | 2009-12-15 04:50 | 杂记

再见

生气烦恼的时候,对我来说最合适的活动就是打扫卫生。胡思乱想时精神集中不了,书本电视看不了,不如用身体活动,活动之后房子干净,就是一箭双雕。
这次大打扫中我发现一个小小的东西。差点儿把它不经意地扔掉了,我想起来它是什么。是仔蜗牛的外壳。
大约半年前,我买到了几个有机栽培的生菜,其中一个的叶子上有一只小小的蜗牛。它很水灵可爱,我决定养它,把它和一片叶子一起放在架子上的一处。眼睛不断出缩着来来往往,非常活泼看得有意思。不过片刻不看之后,它走了。它大概会向生菜更生的地方找去了。可是那架子是铁制的,除了那片生菜上以外一点也没有蜗牛能逗留的地方。虽然我担心地东瞧西看,不过终于发现不了了。
这次发现的外壳就是它的。看起来一片身体也没留下了。我一边有一种终于找到知己的感觉一边感受到一些寂寞而生命的无常性。
然后我把它放在我无论何时注意到的电脑旁边,以免再看丢。然后我再次开始打扫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的微不足道的烦恼过去了。
[PR]
by linling707 | 2009-12-12 05:11 | 杂记

比较那个一点

以前网上交流的中国人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常说“那个那个那个那个……”。
以前见面的中国人说起话来的时候,常说“那么那么那么那么……“。
最近跟我交谈的中国人给我说明某个词的意思时不好说,终于说出“比较……那个一点”。
这么表达,当然在课本里我从来没看到,却每次让我感到新鲜的感觉,觉得很有意思。
而且我仍然时时有点吃惊,虽然汉字不是表音文字,但是中国人发的什么样的无意义的发言也能够以汉字表示。
对日本人来说,汉字有比较不容易的,僵硬的,高深的感觉。一般说“一本有几乎汉语的书“也就是“一本很难读的书”的意思。
可是中国人的说话,不管小孩儿还是醉汉还是睡迷糊的人,全部都可以只用汉字构成的,还让我觉得很奇妙。
[PR]
by linling707 | 2009-11-12 16:32 | 杂记

看小说Vs看电影

我本来比起看电影来,更喜欢看小说。
可是只看书学中文的话,不能锻炼听力,所以最近有点勉强看电影。
但也有别的问题。
我比起看言情片来,更喜欢看武打片。
映像作品一般有原作,我觉得从小说拍成的言情片可以说只不过是个导演的解释。
我还没看过比原本有意思的那种电影。
且说武打片,因为近年视觉效果技术的进步很多了,所以我觉得它很值得看。
不过理所当然,武打片一般不是以台词为主。
比如说,现在看的是《卧虎藏龙》,人物描写格斗镜头都很豪华非常有意思,但为了学习中文它看起来还是不太适宜的。
很多人说为了学外语看映像作品很有好处,不过对像我关于电影有这样的看法的人来说,那样的学法不一定好。
我可以这么说,也是因为我学英文时也有一样的问题。
为了学习英文我看过很多英语武打片来,效果好像没有我期待的那么高。
好例子是最近看的《Alien Vs Predator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
后一半看起来说话最多的就是Alien们,其实他们说的不是说话,而是咆哮罢了。
我目前没有心思向它学什么发音。
[PR]
by linling707 | 2009-11-05 22:05 | 杂记

藤原豆腐店

在电影《头文字D》在中国内地上映之后,你会发现大街上很多车都贴有“藤原豆腐店”的标记。

『中国語ジャーナル 2006年2月号』

我在日本买到的周杰伦精选专辑照片上有辆车,它有“藤原とうふ店”的标记。
虽然我知道《头文字D》这个漫画题目,但是没看过,也不知道主人公的车贴有“藤原とうふ店”的标记,所以向来我以为这个标记没有特别的意义,只为了日本粉丝表达日本风味。
最近我才碰到了上边的文章才知道那个照片的意义。
看中国情况才知道日本的文化,有些奇怪的感觉。

过期中文杂志落后于时代,不怎么合适学到最新的中国情况,
可是时时看到这些有兴趣的内容,不见得无意义。
[PR]
by linling707 | 2009-09-09 05:39 | 杂记

电线杆

记得我刚刚踏进东京的时候,就看到好多好多的乌鸦,然后我的家门口外面的电线杆有好多好多乌鸦。我想说糟糕了,我是不是因该来日本?
徐若瑄(『中国語ジャーナル 2006年1月』)

在这个采访中,她也介绍台湾的俗话,
“如果你看到乌鸦就表示你要倒霉了,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还有采访人也说“很多中国人说日本的乌鸦比中国的乌鸦肥得多”。

我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好容易地记的汉语歌曲之一是周杰伦的《七里香》,
这首歌中他唱着“窗外的麻雀 在电线杆上多嘴”,
那时我才知道“电线杆”这个单词.
因为我很喜欢这首歌,还有”电线杆”跟日语”電柱”不一样,觉得有意思,
所以对我来说它是印象深的单词之一.
以后第二次看到它就是这次,在上边引用的采访中间。

在日本城市我们已经习惯了看到很多乌鸦,只有接触外国人的这么证词,我们才发现这个情况不是普遍,就是异常。
是大量消费社会繁荣的结果,还是日本东京这个城市的特点?
徐若瑄初次来日本是十五年左右之前的,
现在也在东京很多很肥的乌鸦依然惊讶来日本的中国人吗?
在台湾(?)的电线杆上,现在也多嘴的是麻雀吗?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29 17:08 | 杂记

专有名词

母亲给顾一红准备的早餐时时一杯牛奶,两个鸡蛋.
《天外之音》何玉茹

这是这篇小说的起头.
我想想,“给顾一红准备”是么意思?
然后我把”给顾””顾一红””顾红””给顾红”等这些单词用词典查,也查不到.
这却是当然,读下去才知道,因为”顾一红”是人名.
你呀,跟多多一个样,没囊没气,没心没肺阿!

这也是开头的一部分。
我又想想“跟多多一个样”是什么意思?.
我把”多多””多多一个样””跟多”等这些单词用词典查,还是查不到.
这却是当然, 读下去才知道,因为“多多”是一只京叭狗的名字.

日语名字后一般有助词,英语专名应该有大字,所以专名一看就明白,
可是中文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明的标记,我常常查词典也徒劳。
那么,中国人从文章中怎么看出专名呢?
还是他们也不时误会吗?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28 08:38 | 杂记

上床和上船

陈欣怡: ……我们两个就开开心心地在这个船上度过两天一夜,好不好?
古驰: 开不开心啊,要等上床才知道!
陈欣忆: 上床?
古驰: 呃,上……船,上船,轮船的船,哈哈,我啊,才不会跟你上床呢!

《命中注定我爱你》(『中国語ジャーナル2009年4月号』)

以前我跟原来的汉语老师说“昨天网上我跟一个中国人女孩儿聊天了”的时候,
她误会了我晚上在街道勾引她。
这么样,对日本人来说前鼻音和后鼻音的区别非常难,反而听说过对中国人来说它的差别非常明确,不管中国人说话多快多模糊,他们都说得清楚听得清楚。
可是看起来上列的例子,中国人也会混同它,由它会搞笑话。
却说,上边的台词,『中国語ジャーナル』上翻译这样:
陈欣怡: ベッド?
古驰: あ、ベ……ボートだよ。ボートボート。この客船のことさ。はは、そんな、まさか君とベッドだなんて。

“ベッド“和“ボート“的差别因该比“上床”和“上船”的差别更大,可是我觉得这个翻译可真是巧妙了。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18 07:20 | 杂记

演示

“其实我只是喜欢你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我的脑子顿时短路了。
事后,我想当时我怎么没有按日本电视剧演示的那样,低下头闭上眼睛,听一个盘子落地粉碎的声音。

《我爱小丸子》潘向黎

电视上的这么演示,当然在日本也非现实,滑稽,有时在喜剧漫画等中也被模仿。
可是在汉语小说中看到,有些别的感慨。
比如,日本电视剧看来在中国也一般的,
还有对中国人来说它也会很不自然,
这么演示不是全世界上普遍的而好像是日本典型。
看外语文章中最有意思的东西之一就是这样把自己文化的常识可以相对化的体验。
[PR]
by linling707 | 2009-08-15 23:26 | 杂记

脑子好

自慢ではないが、中国人とつたない中国語で話していると、
「脑子好」「聪明」などとほめられることがよくある。
もちろん悪い気はしないので、いい気になったりもしているのだが、
あるとき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中国人に「頭がいい」とほめられた。
なんかおかしい。

「普通そういう言い方はしない」といったものの、
ではどう言えばいいのかというと、ちょっと思いつかない。
すると相手は、今度は「かしこい」などという。
確かに間違ってはいない。間違ってはいないが、やっぱり何かがおかしい。

その後知人友人に聞いてみたり、自分でもいろいろ考えてみたりしたのだが、
それはたぶんこういうことだと思う。

私の勉強相手になってくれている中国人は、たいてい年下だ。
そして日本では普通、目上の人に向って「頭がいいですね」などとは言わない。
いままで考えたこともなかったが、これはおそらく、「頭がいい」などという具体的な評価は、上から下に向かって下すものとされているからだろう。
つまり年下の人から「かしこい」と言われるという非日常が、
相手が日本語を喋る中国人であるという非日常によって相殺された結果、
かすかな違和感となって認識されたのではないか。

このことについて在日4年の中国語の先生に聞いてみたら、
やはり中国では目上の人にも普通に“脑子好”“聪明”と言うのだそうだ。
そして日本ではあまりそういうことは言わないと知って、驚いてもいた。
その後も何度か年下の中国人から「聪明」と言われることがあったので、人のほめ方において習慣の違いがあるらしいということは知っておいたほうがよさそうである。

しかしながら、以前からよく私を誉めてくれるその年下の先生が「頭がいい」とか「かしこい」と言ったのを、私は一度も聞いたことがない。彼女はよく、日本語では「すごい」中国語では“佩服你“などと言う。
本人には言っていないが、彼女は実はそのへんの習慣の違いを無意識に認識し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か?とにらんでいる。


跟中国人拿中文说话的时候他们有时候跟我说“脑子好”“你是很聪明”等等。
当然没什么不舒服,感到很高兴。
可是有一天我被一个学日语的中国人夸奖“頭がいい”,感觉有点儿奇怪。

我跟他说“一般不说这样”,可是那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然后他再说“かしこい”。没有错误,可还也是比较奇怪一些。

后来我问几个日本朋友,也自己研究研究,想到了一个回答。就是这么回事。

我的学习汉语的对方大概是比我年轻的中国人。然后在日本一般向比自己大的人不说“頭がいい”“かしこい”等等。我也没想过,但是这些褒义词一般大的人跟小的人用的。也就是说被比自己小的人夸奖“かしこい”是奇怪是奇怪,但是这个说话者是学日语的中国人,所以随即不会理解为什么觉得奇怪。

然后我问了问一个在日本住了四年以上的中文老师这件事,她还是说中国也常常向比自己大的人夸奖“脑子好”“聪明”什么的。还有听我说日本不怎么说这样她很吃惊。后来我也被中国人这样夸奖了几次,所以日本和中国之间肯定有称赞习惯的差别。

却说,我还没听过那个比我年轻的老师跟我说“聪明”“かしこい”。他常常拿日语说“すごい”拿中文说“佩服你”等等。我觉得她可能无意识把握这个习惯。
[PR]
by linling707 | 2008-12-22 16:45 | 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