だうじょ

ツレに「しばらくパソコン使っうけど大丈夫?」と聞かれて、
「だうじょ」と言ってしまった。
どうやら「大丈夫」と「どうぞ」が混ざってしまったらしい。
[PR]
# by linling707 | 2011-06-11 09:43 | 日本語

微波炉

在英语会话电视节目中,有一个问题,“レンジでチンする”用英语怎么说。我以为”warm it with microwave oven”,不过正确答案就是”microwave it”。这听起来不是烹饪,而是仿佛科学实验什么的,感觉不太好吃。
那么中文怎么说呢?词典里没写,所以我用谷歌搜索搜索,找到两种说法,“用微波炉热(烤)东西”和“用微波炉微波东西”。如果我有去中国用微波炉的机会的话,我绝对会用前者啊。
[PR]
# by linling707 | 2009-12-15 04:50 | 杂记

再见

生气烦恼的时候,对我来说最合适的活动就是打扫卫生。胡思乱想时精神集中不了,书本电视看不了,不如用身体活动,活动之后房子干净,就是一箭双雕。
这次大打扫中我发现一个小小的东西。差点儿把它不经意地扔掉了,我想起来它是什么。是仔蜗牛的外壳。
大约半年前,我买到了几个有机栽培的生菜,其中一个的叶子上有一只小小的蜗牛。它很水灵可爱,我决定养它,把它和一片叶子一起放在架子上的一处。眼睛不断出缩着来来往往,非常活泼看得有意思。不过片刻不看之后,它走了。它大概会向生菜更生的地方找去了。可是那架子是铁制的,除了那片生菜上以外一点也没有蜗牛能逗留的地方。虽然我担心地东瞧西看,不过终于发现不了了。
这次发现的外壳就是它的。看起来一片身体也没留下了。我一边有一种终于找到知己的感觉一边感受到一些寂寞而生命的无常性。
然后我把它放在我无论何时注意到的电脑旁边,以免再看丢。然后我再次开始打扫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的微不足道的烦恼过去了。
[PR]
# by linling707 | 2009-12-12 05:11 | 杂记

比较那个一点

以前网上交流的中国人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常说“那个那个那个那个……”。
以前见面的中国人说起话来的时候,常说“那么那么那么那么……“。
最近跟我交谈的中国人给我说明某个词的意思时不好说,终于说出“比较……那个一点”。
这么表达,当然在课本里我从来没看到,却每次让我感到新鲜的感觉,觉得很有意思。
而且我仍然时时有点吃惊,虽然汉字不是表音文字,但是中国人发的什么样的无意义的发言也能够以汉字表示。
对日本人来说,汉字有比较不容易的,僵硬的,高深的感觉。一般说“一本有几乎汉语的书“也就是“一本很难读的书”的意思。
可是中国人的说话,不管小孩儿还是醉汉还是睡迷糊的人,全部都可以只用汉字构成的,还让我觉得很奇妙。
[PR]
# by linling707 | 2009-11-12 16:32 | 杂记

看小说Vs看电影

我本来比起看电影来,更喜欢看小说。
可是只看书学中文的话,不能锻炼听力,所以最近有点勉强看电影。
但也有别的问题。
我比起看言情片来,更喜欢看武打片。
映像作品一般有原作,我觉得从小说拍成的言情片可以说只不过是个导演的解释。
我还没看过比原本有意思的那种电影。
且说武打片,因为近年视觉效果技术的进步很多了,所以我觉得它很值得看。
不过理所当然,武打片一般不是以台词为主。
比如说,现在看的是《卧虎藏龙》,人物描写格斗镜头都很豪华非常有意思,但为了学习中文它看起来还是不太适宜的。
很多人说为了学外语看映像作品很有好处,不过对像我关于电影有这样的看法的人来说,那样的学法不一定好。
我可以这么说,也是因为我学英文时也有一样的问题。
为了学习英文我看过很多英语武打片来,效果好像没有我期待的那么高。
好例子是最近看的《Alien Vs Predator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
后一半看起来说话最多的就是Alien们,其实他们说的不是说话,而是咆哮罢了。
我目前没有心思向它学什么发音。
[PR]
# by linling707 | 2009-11-05 22:05 | 杂记